菜单导航

在俄罗斯做书12年,我踩过的坑比吃过的面包都多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20:15:16

在编纂出版第一本书并把它们运到俄罗斯去卖之前,穆平从来没有做过一本书,也完全不了解出版行业,但当时的他很有信心,觉得这些书能很快销售一空。不出几年,俄罗斯和中亚图书市场上可能“呼啦呼啦”满是他做的书……


2010年,一个中国人凭着自己的想象盲目地进入了俄罗斯出版业,在经历了一次次失败,甚至要靠卖房、借高利贷来维持生存之际,也没有想过放弃,他坚信自己选择的方向是正确的。当他创办的出版社终于成为俄罗斯最大的中国主题图书出版社时,突如其来的疫情和战争又将他拉回到创业时的艰难境地。


以下是在俄罗斯做出版的穆平讲述的他和自己创办的尚斯出版社的故事:


一个完全不懂出版的中国人,带着一帮同样不懂出版的外国人进入出版业


2008年,我工作的一家地方媒体外派我到吉尔吉斯斯坦工作,负责中亚国家及俄罗斯的采访报道。在这些国家工作生活期间,我接触了很多当地人,他们经常会问我一个问题:中国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没有去过中国,电视上播放的少量功夫剧或古装剧导致他们对中国产生了非常大的误解,他们认为中国人大多会功夫,中国人现在还穿着古装。而当地的一些素质不高的中国小商人和各种中国制造的低端廉价产品则给他们留下了另外一种印象。


经常有想了解中国的当地朋友委托我从国内买一些介绍中国的俄语书,但我回国后竟然找不到这类书。在中亚国家和俄罗斯的书店,无论大小,也很难找到一本关于中国主题的书。我把这个问题反馈给当地的我国使馆,使馆工作人员说,地下室俄语书多的是,都是从国内送出来的。只是那些俄语书,俄罗斯人看不懂,都是中国式的俄语。


外国人强烈地想要了解中国和中国人,但苦于没有渠道,图书可以说是门槛最低的一种媒介,却也很难找到合适的。这个事情对我触动比较大,但当时我还没有开设出版社的想法。真正下定决心从事出版,是源于一场饭局上的聊天。


一次, 我和两个在当地公干的朋友喝酒,我提到国外没有中国主题图书的问题,另一个正在当地筹建孔子学院的院长马上一拍大腿:“我也发现了,我们去了这么多中亚国家筹办孔子学院,这些国家的书店几乎都没有中国主题的书,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一块吃饭的另一个同行也附和道:“苏联刚解体时,中国的塑料花、衣服、鞋帽袜子等轻工业产品一拥而上,基本占据了原来苏联加盟国市场的八成以上,没几年这些假冒伪劣商品就做臭了;随后,中国的小电器、冰箱、洗衣机呼啦啦就占领了这些国家的市场;再往后,中国的建筑材料、装饰材料等各类商品进入这些国家市场,一进来又是一统江湖。却唯独,至今为止没有人做中国文化,没有人做中国出版!”


我们三个就设想,如果能做纯母语化的中国主题图书出版,做外国人看得懂的中国图书,那么也很可能是呼啦呼啦,满大街都会是我们的书,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我们三个人,我是新闻学专业,另外两个是教育和外语专业,三个完全没有做过出版的人,在这次饭局上畅想着做出版,设想一本书会很容易出版,出版后又很容易被卖掉。趁着酒劲,大家商议说,等结束国外工作,回国后一块辞职做出版。这个场景,我记得很清楚。只不过当大家都回国后,只有我一个人是真的放弃稳定的工作,进入了出版行业。


我从2009年下定决心,到2010年注册公司,然后按照计划组建了一个“东干人”(注:迁居中亚的中国陕西、甘肃的回族后裔,东干人不懂俄语,到现在还是说标准的陕西话)组成的编纂团队,并开始正式工作。一个完全不懂出版的中国人,就这么带着一帮同样不懂出版的外国人,进入了出版行业。


在俄罗斯做书12年,我踩过的坑比吃过的面包都多

尚斯出版社出版的最受欢迎的汉语学习教材《汉语的支点》


回国前还发生了一件事,让我确定了第一本书要做什么。


一天我去一个吉尔吉斯斯坦当地人家里做客,女主人拿出一封信给我看,说是中国人写的信,她看不懂让我翻译。我拿过信来一看,也懵了,都是俄语字母,但拼在一起我就不认识,更谈不上翻译了。女主人看我不懂,干脆直接读了起来:Ni zou sa nie?Sa si hou lai n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