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河南少年“杀害”堂妹案12年悬而未决,9次判决,一度撤诉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00:00:41

12月6日上午,在河南省淮阳县人民法院的庭审现场,28岁的宋争光和父母短暂地“相聚”了3小时20分钟。他们距离上一次见面,时隔4年多。

见到儿子的那一刻,母亲辛连英不断地擦着眼泪。“妈,没事,别哭!”这是母子俩这次相见说的唯一一句话,其他时候,辛连英只能望着儿子,“他瘦了,看起来也老了。”

12年前的2007年暑假,正在读初二的16岁的宋争光突然成了“杀人犯”。被杀的,是同住在河南省淮阳县冯塘乡罗庄村,小他6岁的堂妹宋小雨。时隔多年,这起故意杀人案仍悬而未决,两个家庭都在为子女讨回公道而奔波。

在这12年间,因犯猥亵儿童罪、故意杀人罪,宋争光曾一审被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随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后认为原判事实不清,发回一审法院重审;接着,周口市人民法院重审后维持原判;之后,省高院又一次发回,检方随之撤诉。2014年12月29日,宋争光被解除了取保候审。

然而2016年4月2日,就在宋争光被解除取保候审一年零三个月后,因为新证据的出现,他再次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新证据就是:根据曾和宋争光在看守所时同一监室的犯罪嫌疑人的口供,3人均称曾听宋争光对其说过杀人一事。而在此前,宋争光曾向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2000多万的国家赔偿申请,结果被驳回。

2017年8月,淮阳县人民法院判决宋争光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因“审判程序违法”,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

一年后,淮阳县人民法院再次判处宋争光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宋争光不服判决,上诉到中院。

直至2019年12月6日,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在4次延长宋争光在看守所的羁押期限,也就是时隔14个半月之后,才开庭审理。据悉,此案将在近日宣判。这也是宋争光即将面临的第十次判决。

12年时间里,宋争光的父母也受到牵连。因为不断申诉和上访,2009年和2015年,夫妻两人因寻衅滋事罪和敲诈勒索罪,两次入狱。出狱后,他们仍未停歇为儿子“伸冤”的脚步。

河南少年“杀害”堂妹案12年悬而未决,9次判决,一度撤诉,申请国家赔偿后又被抓

12月6日,宋争光涉嫌故意杀人、猥亵儿童犯罪案在淮阳县人民法院开庭,庭审结束后,宋争光的父母在法院门前

而在每一次宋争光的庭审现场,宋小雨的父母也一定会出现。他们至今坚信,宋争光就是杀人凶手。

捉“爬猴”未归家的10岁女孩

假如宋小雨还活着,再过几天,就是她22岁的生日。

丧失爱女的悲痛,让宋小雨的父母至今仍拒绝谈及女儿12年前被害那天的事情。他们坚信,杀人凶手就是比女儿大6岁的同一个村子的男孩宋争光——2007年7月14日,是堂兄宋争光将宋小雨“猥亵”后“杀害”。

宋争光的母亲辛连英记得,宋小雨出事前的一个月里,村子里连续下了近一个月的雨,房子后面的积水几乎快要没过她的膝盖。

捉“爬猴”(蝉蛹),在那个年代的罗庄村,是留在家中的妇女和孩子闲来无事时会做的事情,如果卖掉,还会有一些收入,每只“爬猴”几分钱。

7月14日傍晚,宋小雨和母亲、哥哥一起在罗庄村北面树林中捉“爬猴”。十多分钟后,母亲和哥哥先行回家做饭。直到吃完晚饭,宋小雨还没有回家,家人和亲戚便开始寻找。直至深夜仍未找到,家人报了警。

10岁的宋小雨长脸、尖下颌,长头发,身高1.3米左右,人长得瘦瘦的。失踪那天,她扎了两只辫子,头上戴着4枚颜色各异的花型发卡,身穿黄色雨衣,脚穿红色塑料拖鞋。

第二天凌晨3时,宋小雨的尸体在村子西北角一处深不到1米、宽2.8米的水沟内被人发现。经过警犬搜索,宋小雨的黄色雨衣、左脚红色塑料拖鞋和装“爬猴”的只有下半截的绿茶瓶子,也在水沟附近被找到,警方在这几样物品中未发现有指纹。因为连续多日下雨,警方在现场也未发现有破案价值的脚印等痕迹线索。

河南少年“杀害”堂妹案12年悬而未决,9次判决,一度撤诉,申请国家赔偿后又被抓

宋争光的父亲宋现友指着10岁女孩尸体被发现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