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福州汽车美容店杀人焚尸案十年悬疑:死者母亲为“凶手”喊冤,后者被判死缓后又被撤诉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22:09:43

福州汽车美容店杀人焚尸案十年悬疑:死者母亲为“凶手”喊冤,后者被判死缓后又被撤诉,自称找对象也受影响

郑剑飞其人。图/受害者家属提供

“供词都是被逼出来的,我没杀人也没焚尸,希望警方赶紧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12月12日晚间,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身在四川的毛小富(化名)情绪激动,他称供词是他编造的,原因以前喜欢看电视。

10年前,其被指是福州一桩杀人焚尸案嫌疑人,接着遭遇被拘留、公诉并获死缓,最后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放了。

同日,在福州的郑源(化名),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其否认制造火灾“骗保”,让毛小富为自己替罪,以及哥哥是保护伞等指控。

他说,“以前我开个汽车美容店,没想到店里员工郑剑飞遭遇不幸,早前以为是火灾,不料警方调查后认定是刑事案件,另一员工毛小富是嫌犯。”

对于传言他制造火灾“骗保”,买通毛小富为自己替罪,以及警察哥哥包庇等,郑源一概予以否认,他说,“我本身也是个受害者,希望早点查明真相。”

【1】案发:男子遇害,再被焚尸

2009年3月29日凌晨4点32分,福州公安机关接到报警,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一汽车美容店发生火灾。

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出具的一份《起诉意见书》显示,当民警赶到现场时,发现该汽车美容店内的小阁楼上着火,火势已经扑灭。

后来,店主郑源查看小阁楼时,发现床铺上有一具男性尸体,并再次报警。

刑侦大队民警于当日上午8时50分,对这家汽车美容店进行现场勘查,发现男子已死亡。

死者上身赤裸,下身穿一条内裤,脸部、胸部、背部等有多处刀伤,四肢等处有焚烧痕迹。

警方经初查,死者系该店员工郑剑飞,福建长乐市(现为福州长乐区)人。

福州市公安局榕公刑技法(2009)第22号法医学鉴定书证实:郑剑飞系被他人用单刀锐器刺中背部导致双侧血气胸引起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后再被人焚尸。

【2】波折:警方认定,检方撤诉

经侦查,福州鼓楼警方锁定嫌犯,认定毛小富有作案嫌疑。

鼓公刑诉字[2009]194号《起诉意见书》显示,2008年10月,嫌疑人毛小富到福州市鼓楼区道山路199号汽车美容店上班以来,因不满被害人郑剑飞平时对他的欺负和侮辱,就滋生杀死被害人郑剑飞的歹念。

2009年3月29日凌晨,毛小富持事先准备好的刀具潜入店内小阁楼,趁被害人郑剑飞睡着之机,朝被害人郑剑飞头部、胸部、背部等部位连捅数十刀致被害人死亡,为了转移警方侦查视线还点火焚烧尸体。

次年4月6日,福州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毛小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复核时,福建省高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是将本案发回重审。经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福州市检察院仍认为福州鼓楼警方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接着于2012年4月28日开出不起诉决定书。

对此,死者郑剑飞的家属并未在规定时间里提出申诉,因为他们怀疑真凶另有其人,所以才在接下来7年,不断奔走,希望侦查不停。

在接受潇湘晨报记者采访时,郑剑飞的母亲说,“我们也认为毛小富没罪,但他以前却承认了。这10年,我过得好累,头脑好像都被弄散架了。”

【3】“嫌犯”:抓到真凶,还我清白

毛小富,后来回到四川老家。

他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案发时并未在现场,而是住在另一栋阁楼上,也不是谁的替罪羊。“我遭过逼供,后来被释放时也是懵的,不知道咋回事,没受过什么教育,也不知道怎么申请国家赔偿。”

毛小富表示,实际上他跟郑剑飞的关系没那么坏,还曾去郑家玩过,即便有过争执,也没到了要杀人的地步。

他说,两年前的样子,福州警方还过来看过他一次,应该是侦办案子的。“问我结婚没有,生活状况怎么样?我说还是老样子。”

毛小富称,这事对他打击很大,现在30岁了,仍旧未婚。可能是自己有被关进去过的经历,别人介绍对象都有顾虑,尽管他事实上已被释放。

“现在有对象了,但是,我的事情她一点都不知道,因为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她说啊,担心会被误解。”

毛小富强调,目前自己在四川这边做点小本生意,卖水果谋生,“只想说,请尽快抓到真凶,还我清白。”

【4】店主:像火灾,我也是受害者

郑源告诉潇湘晨报记者,自己行得正走得端,从案发到现在,电话号码都没换过。

“只是因不堪其扰,店铺转让了,但依旧是汽车美容店,根本没变成水果店,有些媒体却没有联系我求证。”

郑源解释,“我跟员工是同吃同住的,是把他当成自己的手脚来看待的,有这么干的吗?傻子都没有这样干的吧。”

“事发当天我们都以为郑剑飞是被烧死的,以为是抽烟或者手机充电器引起的火灾。到了第三天,我才知道毛小富被指是嫌疑人。”

他说,“传闻在案发前毛小富和郑剑飞有过一些争执,但不存在我买通他替罪问题,我没骗保,没犯罪,不需要哥哥保护。”

郑源称,自己和郑剑飞原本是同乡,“尽管我比他大得多,但常被他喊哥哥,实际上按辈分,我应喊他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