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杭州两个小男孩,带着小弓箭去爬山,幻想是去打猎,没想到真遇到了大家伙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7日 08:00:35

田女士家住滨江,昨天早上,天气晴好,她和邻居家的金阿姨约好,一起带着孩子到九溪爬爬山,锻炼锻炼身体。

田女士的儿子和金阿姨的孙子以前是幼儿园同学,现在又在滨江区同一所小学读二年级,两个孩子特别要好。田女士说,孩子平时空余时间也不多,还要上兴趣班,所以碰到周末,就想着带他们出来活动活动,找个近点的地方爬爬山。

听说爬山,两个男孩子很兴奋,随身携带了心爱的小弓箭。小弓箭是自己做的,预备着打猎用,看来出发前偷偷脑补了一场即将到来的围猎。

没想到,真的遇到了野兽。

一行人从六和塔附近的口子开始登山,其间几个人还走上了不同的路,田女士和金阿姨走散了,金阿姨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在山上迷了路,紧张得立刻给儿子金先生打电话。金先生吓出一身汗,以为孩子走丢了,差点报警。

还好,最后两队人马重新建立了联系,在九溪杨梅岭附近胜利会师。

下午12点50分左右,到九溪烟树停车场附近的时候,就听见前面闹哄哄的,不少人围着似乎在看什么。

金阿姨和孩子们走在前面,突然叫了起来:“前面有人在抓野猪。”语气说不清是惊还是喜。

“我一开始还没听清,听成了看演出,还想着这里哪有什么演出。”田女士再凑近一些才发现,面前竟然真的有一头野猪!

昨天杭州两个小男孩,带着心爱的小弓箭去爬山,幻想是去打猎,没想到真遇到了大家伙

野猪体形较大,黑乎乎蹲在草丛里,金阿姨说,这么大的野猪,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

周围有20多个工作人员,有几个穿着印有“景区管理”字样的制服,有几个穿着便服,旁边还停着一辆动物园的车。

工作人员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有绳子、套索、钢叉等,从四周向野猪包围过去,可能之前已经追赶了一段时间,有几个人额头冒汗,一直在喘气。

野猪东跑几步,被钢叉拦住去路;西跑几步,又有人迎面过来驱赶。几次突围未遂,它被赶到了一条狭窄的水沟里,水沟两边是茶叶地,野猪左顾右盼,看起来很惊惶。

周围有不少群众凑上前围观,考虑到安全,景区工作人员拦出了一块隔离区,不让大家靠近。

田女士担心野猪还有攻击性,不敢靠得太近,倒是两个孩子,第一次见到活的野猪,兴奋得不得了,争着往前跑,在人群里左钻右钻,哪里离得近就往哪里凑。

野猪大概也是跑累了,在水沟里呆着没怎么动。工作人员瞅准机会,朝它射了一支麻醉针。

“麻醉针打在野猪背上,就打了一针,慢慢地,野猪就趴下去不动了。”田女士说,以防万一,靠近野猪之前,工作人员还用长杆子戳了戳野猪,第一次戳,野猪没什么反应,隔两分钟再戳一下,野猪依然毫无动静。

确认麻醉药已经生效,几个工作人员这才上前,用绳子把野猪绑了起来。

这时候,围观的人们胆子也大起来,尤其是孩子们,争着上前想近距离观察野猪。

水沟与路面还有一段距离,五六个工作人员将野猪捆绑好后,合力将它抬起,装进了准备好的铁笼子里。

昨天杭州两个小男孩,带着心爱的小弓箭去爬山,幻想是去打猎,没想到真遇到了大家伙

田女士听工作人员说,野猪之后会被送到动物园里。野猪送走了,孩子们还意犹未尽,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念叨着这件事。

“它被夹住了。”金阿姨的孙子金闪闪连续用了几个形容词:“黑色,一团,滚下来。”

金阿姨说,好像野猪的脚不太灵活,不知道是不是被野猪夹夹伤的。

田女士说,之前也听说过杭州景区有野猪出没,但碰到活野猪,自己也是头一回,觉得还有点吓人:“野猪毕竟还是有点危险的,我们以前带小孩子去爬山,有时候也会走山路,觉得风景好,现在想想,以后为了安全,还是要走大路。”

回家之后,第一次见到活野猪,两个男孩子决定写篇日记,把和野猪的第一次邂逅记录下来。

昨天杭州两个小男孩,带着心爱的小弓箭去爬山,幻想是去打猎,没想到真遇到了大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