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记者暗访京郊地下赌场: 藏身工厂层层设卡,“卖房卖车是常事”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0日 02:07:02

赌场每场赌局开4阙牌,每阙牌开60 把,每把牌只需要20 秒左右,气氛十分紧张。“这意味着,每过20 秒,就有好几万元的输赢,一场牌局下来,可能就有人倾家荡产。”

“叮!”浓妆的女荷官敲了一下面前的响铃:“买定离手!”

二三十名赌客哄挤着把筹码拍在赌桌上,5米长的赌桌瞬间押满近10万元花花绿绿的筹码。

“庄8点,庄赢。”荷官开牌,边上两人迅速杀赔,只一把,庄家就杀进3万筹码。在一片笑声和谩骂声中,荷官再次敲响牌铃,吆喝下一把下注。

这常见于电影的赌博场景,却真实地在京郊的地下赌场中日日上演。近日,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仅在大兴区及周边,就有至少4家地下赌场。

这些赌场开在偏远的厂房内,“连公安都找不到。”暗桩在几公里外与赌客接头,专车接送。周边路口也有专人放哨,有赌场仅放哨就派了十几人,赌客都须熟客介绍,进场得经过层层卡哨。

为了招引赌客,庄家会买通一些赌客发展“大注”,还要扮演托儿的角色引导下注。赌场规模以单次下注金额区分,从2万元到10万元不等。有些赌场一次赌局庄家能赢60万元。

记者暗访发现,4家赌场几乎每天都有数十人参赌,赌客大多来自北京,身份各异。“没一个赢钱的。”一名常客称,有人一天输掉七八十万元,也有人欠了赌场高利贷,甚至押上房、车换钱。

一名赌场内部人员称,类似的地下赌场在北京开了多家,互相竞争,有些甚至“开了一二十年”,碰到严查的时候,赌场就一天换一个地方“打游击”。

图片

▲8月下旬,新京报记者暗访的一家赌场内部,几十人围坐在赌桌前下注。

隐秘的赌场:接头点专车接送赌客

8月20日,介绍人发来了当天赌局的接头地点:大兴区庞各庄镇一处加油站。

汽车沿着京开高速驶过南六环后,又往南开了10公里,来到介绍人所示的这处偏远加油站。按照介绍人的提示,记者将车停在路边,报上车牌、个人特征,3分钟后,对方来电要求把车开进加油站后院。

接应者人称“四嫂”,是一名中年女子,一名金发女子跟在后面。二人打量一番后,示意记者将车开进院内。后院停着20余辆轿车,多为北京牌照,其中不乏豪车。车场内3辆轿车没熄火,每辆车内都坐着一名戴着耳麦的中年男子。见记者开车进院,一名男子立刻下车盯着。

四嫂称,有赌客前来都在此接应,然后专车接送。得知是熟人介绍后,四嫂带记者坐上一辆吉林牌照轿车,向加油站外开去。

汽车掉头开进一条狭窄的村路,两公里后,又钻进一片厂区。不到10分钟的时间,小车拐了五六道弯,最终在一家铁门紧锁的养殖场门口停下。

司机通过耳麦呼叫一声“来客了”,铁门随后闪出一条缝。开门的黑衣男子认出四嫂,开门放行。跟静谧的厂区相比,院内厂房的喧闹堪比夜市。

图片

▲一赌场设置专车接送赌客,赌客必须熟人或熟人介绍。新京报记者 李明 摄

几名中年男子来回走动,见记者进院都上前打量,而他们身后的一排厂房,就是赌场所在。

在前往大兴另一家赌场途中,记者发现,靠近接应点的路边,每隔一段路就有一辆轿车停靠,司机在车内四处张望。接应点在一处工业园区路边,到达后,接头司机十分谨慎,仔细询问了记者的“牵线人”,随后又给赌场一名负责人打电话核实,之后才允许记者上车。

同样,司机拐进一条土路后开了4公里,路上鲜有行人,偶尔迎上接客的返程轿车,司机招手示意。一路上,司机通过后视镜,不停观望坐在后排的记者。对于赌场的情况,他讳莫如深。

司机称,自己是本地人,只负责给庄家送客,像他这样的司机还有三四个。“就跟开滴滴一样,每天庄家发300块钱工资。”他透露,该处赌场客户很多,当天开局一小时,他已经往返了8趟。

8月20日前后,新京报记者暗访了暗藏于庞各庄镇、青云店镇等处的4家地下赌场,发现它们多隐藏于偏远厂房,赌客进场前,都要前往庄家安排的接应点“接头”,由专人接送。

一名赌客称,赌场这么做是为了规避风险,防止被“点炮”,司机接到客人后都要跟庄家核实客人身份,之后才能拉到赌场,“几公里外的路口都有专人放哨,甚至高速口都安排人盯着,普通人认不出来,有的赌场光放哨的就30多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