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浙江一警车执法时被货车撞变形 三位警员牺牲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9日 12:26:18

8月29日15时15分,衢州龙游公安横山派出所所长邵卫忠噙着泪,站在320国道横山镇下西山村一处路边,面对路旁杂草疯长的旷野,沉默着——肇事的大货车不见了,被撞翻的警车不见了,同事王忠、鄢航、吴建胜,在钉钉定位上也“不见”了……

邵卫忠觉得自己像做了场噩梦,可地上的刹车印、路边被撞倒的行道树、碎一地的警车挡风玻璃,都在告诉他一个无情的事实——28日16时10分,王忠、鄢航、吴建胜在该地处警时被一辆货车撞击,因公牺牲。

浙江一警车执法时被货车撞变形 三位警员牺牲

邵卫忠拿着鄢航遗留的手机,红肿的双眼也流不出泪。 龙游公安供图

一部再不能拨通的手机

“邵,出大事了,快来帮忙……”当天16时15分,邵卫忠接到了龙游交警大队事故中队中队长汪渊的电话,对方声音颤抖。很快,两辆警车赶到了现场。

大货车斜横在路中央,车头半塌陷,紧挨着一辆已经侧翻到田沟里的警车。邵卫忠一看腿就软了——当了11年交警的他见过各种惨烈的现场,可这回躺在田地里的是他的好同事、好兄弟,交警大队横山中队中队长王忠和辅警吴建胜。

王忠还有些脉搏,微弱且断断续续地喘息着。这天,太阳猛烈,邵卫忠蹲在王忠身边,用力握着他的手:“挺住,挺住!”可当他看着王忠瞪大的双眼和渐渐扩散的瞳孔,他如坠冰窖。

“快帮忙,还有人压着……”邵卫忠被呼喊声回过神,一起帮忙去抬警车。当车被挪开时,一名交警脸部朝下,双手压在身体下方,裤子上血迹很多,一条腿半悬在路边,整个人静静地。邵卫忠没认出来,这个人是他认识了十几年的“弟弟”,龙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鄢航。

王忠、鄢航、吴建胜被迅速送往龙游县人民医院抢救。那厢,邵卫忠拖着疲累的身躯瘫坐在椅子上,他还抱有一丝渺茫的希望。而最终,他等来的还是坏消息……

浙江一警车执法时被货车撞变形 三位警员牺牲

鄢航生前遗留在事故现场的手机。 龙游公安供图

没多久,邵卫忠又接到一个电话,鄢航的家属找不到他的手机,拜托邵卫忠帮忙。手机,不仅关联着鄢航的生活,更是一份念想。

邵卫忠带上六七人,再次来到事发现场,没有路灯的国道漆黑一片。电话拨过去,没有铃声、没有亮屏……邵卫忠他们打开手电,在荒草丛中一寸寸摸索着,在泥里扒拉着,足足找了2个多小时。临近凌晨,蛇虫出没,邵卫忠他们只能打道回府。

一夜无眠,第二天5时多,邵卫忠叫上同事再次来到现场。又是1个多小时的搜索,6时40分,在鄢航原本躺着的边上,一名老民警从泥里挖出了一把已经碎屏的手机。

邵卫忠的眼眶红了,想到了一个多月前的那通电话。那天,他打电话给鄢航,喊他带上家人一起去摘葡萄。鄢航听起来有些憔悴,说要去一趟医院,妻子低烧十几天,他一直没空带她去大医院看。邵卫忠还责怪了他几句,让他把工作放一放,请几天假带妻子去看。

可鄢航还是有些犹豫,自我要求非常高的他放不下身上的好多“担子”——1984年出生的鄢航在从警的12年里,待过3个派出所,2次进出法制大队,1年多前开始担任交警大队副大队长,不仅要办案还要抓法制建设。

龙游县公安局法制大队大队长谢立平与鄢航同事多年,尽管鄢航去年调到了交警大队,但两人仍经常交流法制业务。事发前一天,鄢航还去了谢立平办公室,就一起复杂交通肇事案件的侦办商讨了一个多小时,并敲定了下一步工作措施。没想到,第二天自己竟在医院见到了这个好哥们,看到鄢航肿胀的脸庞,谢立平眼泪就掉了下来,“我认不出他……”

浙江一警车执法时被货车撞变形 三位警员牺牲

事故现场。 龙游公安供图

一个再无法收到的回复

一夜无眠的,还有龙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小南海中队中队长叶柄华。

13年前,叶炳华和王忠一起考入警队,在警校同住一个宿舍,就连警号也是前后相连,叶炳华的警号末尾是557,王忠是556。

今年40岁的王忠已有13年警龄,一直在基层派出所和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工作,今年7月调任交警大队横山中队中队长,正式成为一名交警的时间只有2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