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触目惊心 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问题已形成严峻挑战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15:04:25

触目惊心 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问题已形成严峻挑战

(图片来源:经济观察网记者 金冠时/摄)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金冠时 位于青藏高原上的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随处乱扔,以及露天堆积的情况,触目惊心。这其中包括从昆仑山口至五道梁一带,即地处三江源国家公园、属于世界自然遗产——可可西里区域内的公路沿线地带,情况尤为严重。

2006年以来,经济观察网记者多次沿青藏公路自驾。2019年8月,记者又沿青藏公路的格尔木至拉萨段往返,沿途所见即是如此。

就此问题,生态环境部现任督查专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原任要员等受访者,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一方面包括公路管理等政府部门要管控好现有的垃圾问题;另一面则需要推动立法,将禁止随意丢弃垃圾,上升到立法层面。

触目惊心 青藏公路沿线垃圾问题已形成严峻挑战

注:青藏公路,在3018公里牌的路牌附近的垃圾,2019年8月5日,金冠时 摄。

青藏公路为109国道的一部分,109国道全长3922千米。

重新繁荣起来的青藏公路

青藏公路,亦即109国道的西宁至拉萨段,起于青海省会西宁,终点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全长1937千米,于1950年动工、1954年通车,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的柏油公路,也是当前5条进藏公路(青藏线、新藏线、滇藏线、川藏南线及川藏北线)中最繁忙的公路。

在2006年之前,青藏公路沿线的垃圾问题,就已比较严重。

西南交通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的李启彬、刘丹,在2004年第3期《交通环保》杂志上发表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现状及治理对策》一文中,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从格尔木到拉萨沿途 ,除公路沿线零星散落的塑料袋等白色垃圾外 ,在纳赤台、西大滩、不冻泉、五道梁、沱沱河和雁石坪等养路工区、兵站所在地聚集了大量饭店、修理店和加油站等服务场所,仅西大滩就分布有饭店三四十家,这些固定和临时单位每天都将大量的生活垃圾随意倾倒 ,在公路旁形成巨大的垃圾带(堆)。如在纳赤台、兵站、养路工区以及商家随意将垃圾倒在公路旁的昆仑河边,其下游的格尔木河就是格尔木市二十余万人的饮用水源;在西大滩,广大商家将生活垃圾直接倾倒在公路旁,从车上就可看到长达数百米的由酒瓶、罐头瓶和塑料袋等组成的垃圾带,非常显眼,且有日渐扩大的趋势。”

2006年7月,青藏铁路开通之后,青藏公路曾一度车流量有所下降,沿线的城市格尔木,以及多个集镇也曾一度衰落。

但是,几年之后,青藏公路的车流量,又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沿线的城市及集镇,如西大滩、五道梁、唐古拉山镇、雁石坪镇,也重新繁荣起来。

“我印象里,从2010年建设拉日铁路(拉萨到日喀则)时开始,运货的大货车,又明显增多了;再到后来,来自驾游的越来越多。”家住在格尔木的藏族居民才尕向经济观察网记者回忆。

2013年前后,中国进入了“汽车社会”。根据国际通行标准,每百户居民汽车拥有量达到20辆以上,就是进入“汽车社会”。2019年2月,中国商务部在“2018年商务工作及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8年中国城镇家庭每百户汽车拥有量,已经从2013年的21.5辆提升到了40辆。

汽车社会的到来,同样使得进入青藏公路的自驾游车辆日益增多。

此外,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成倍增长,也使得从青藏公路运输物资进藏的车辆,增加了很多。

2018年1月2日,西藏经济工作会议公布的信息显示:2013年至2017年,西藏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7749.9亿元,投资额年均增长在20%以上。而这7749.9亿元,“相当于1978年至2012年西藏全区固定资产投资总和的1.9倍”。

同年4月,西藏自治区住建厅公布的信息亦显示,2017年,西藏城镇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实际完成投资103.56亿元,同比2016年,增幅高达199%。

那么目前,青藏公路日常的车流量到底有多大?

2019年9月,交通运输部政策研究室一位官员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因为青藏公路属于不收费的国家二级公路,他们并不掌握这条公路的车流量数据。

在此前的2019年8月5日,交通运输部主管的“中国交通新闻网”在《高原康庄道越走越宽广——纪念青藏公路通车65周年综述》中,引述青海湖公路段一位工作人员马明强的话称,在夏天的旅游旺季,“每天车流量超一万辆”。

而在2004年李启彬、刘丹的《青藏公路格拉段垃圾污染现状及治理对策》论文中提及,彼时青藏公路日均通行客货车辆是3000多辆。

你是否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