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保姆诱导老人得到722万遗产,法院:谴责你,但钱可以留着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8日 12:22:18

9月24日,国外的一家法院判处了一单审理期长达3年的遗产纠纷案,涉案保姆(护工、护士) 被法院判决禁止从事该行业长达5年。然而,判决一出,在当地炸开了锅……

保姆诱导老人得到722万遗产,法院:谴责你,但钱可以留着

资料图 王金辉 制图

该保姆诱导老人在遗嘱上签了字,自己继承了老人15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722万元) 的遗产,但法院并没有让其退回遗产,法官只是在判决书里对该保姆的行为进行了道德上的痛斥。

事情的来龙去脉,还得从2015年说起。

2015年7月,92岁的老人考克斯住进了墨尔本一家老人院,在这里,他遇见了负责照顾他的女护工、保姆库马尔。

众人眼里,库马尔是个体贴勤快的护工,喂饭喂水、散步添衣,把考克斯老人的生活起居照顾得无微不至。

时间一长,考克斯和库马尔熟络了起来,开始跟他聊自己的出身,家庭,过去经历的各种人生。

从和老人的闲聊中,库马尔得知老人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之前一直一个人住在一所大房子里,他是在邻居和老人社会福利联合帮助下,被转到此地接受照料。

老人有时候也会跟库马尔聊到死亡的问题,他说自己无儿无女,不知道怎么处理遗产,所以一直也没有写遗嘱。

在老人院里生活了一段时间,老人精气神好多了,他恢复了活力,好几次都开心地跟库马尔说,自己住到冬天结束就回家去。

然而,风烛残年的考克斯老人,终究没能熬过墨尔本的寒冬。

虽然看起来得到了悉心照顾,但老人的健康状况依旧每况愈下,眼瞅着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库马尔跟院里的其他同事提议,应该让老人立遗嘱,为他的身后事提前做好准备。

之后的三天,库马尔忙里忙外,到处搜寻关于遗嘱的法律条文。又过了几周,库马尔干脆拉上老人,陪他回家收拾财物。

老人写完遗嘱之后,库马尔要求同事们充当见证人,在遗嘱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同事们却并不知道,遗嘱的受益人是谁…..

2015年8月9日,考克斯老人身体持续衰竭,最终救治无效后去世。

老人去世的那天,库马尔正好是休息日,她本人并不当班,不过,她还是在听闻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老人院,打电话找来处理后事的人,还让一个新来的同事替她在房间里搜寻老人的钥匙,而此时,老人已经去世,遗体还躺在屋子里……

老人去世之后,接下来便是核验遗嘱,这个过程也没有遭遇到任何问题。

老人的后事也顺理成章地办完了,只是老人去世后不久,有消息传出——2016年11月,老人的房子被卖出117万澳元(约合人民币564万元), 再加上老人生前其他物品合计被卖出15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722万元) ,而这些钱的受益人只有一个——护工库马尔!

库马尔的同事们听到了这件事后大吃一惊:库马尔撺掇大家帮老人的遗嘱做公证,全因为遗嘱的受益人是她自己!

意识到老人的遗嘱事件可能存在猫腻,一些知情人一合计,决定向警方报案。墨尔本警方立刻介入展开调查,经过多方调查取证,警方最终认定:库马尔在考克斯老人去世之前,有诱导老人写下以她为受益人遗嘱的行为,在找来同事签字的时候,没有告之相关同事,自己就是考克斯老人遗产的受益人…..

就此检方对库马尔提起了三项诉讼,案子审理了两年多,终于在几天前迎来了最终判决。

库马尔当庭承认自己在2015年照料老人期间,有凭借职业便利诱导老人写遗嘱的行为,法院的判决书详述了老人遗嘱事件的真相:

“本案查实库马尔是有目的地诱导考克斯先生——一位虚弱高龄老人,在她的看护照顾之下,立下了对她有利的遗嘱,且无人知晓她这么做,一直到老人去世之后。”

随后,法官的判决书里还对库马尔的行为进行了道德上的痛斥,称其:“缺乏诚信和正直”、“拥有严重的人格缺陷”;如果继续留在护工、护士行业工作是公共利益一个极大的威胁和隐患,因此法庭判决,禁止库马尔从事护士、护工行业5年。

判决一下来,吃瓜群众彻底懵了:“库马尔本人仍可保留她业已继承的考克斯老人的遗产…..”

判决结果下来之后,库马尔抢先表示要将这部分遗产捐给慈善机构,但随后又说,要先用钱支付自己打官司的费用后再说。

没有罚款,没有监禁,库马尔就这样毫发无伤地离开了法庭,彻底了结了这个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