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作家之笔写新闻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22年11月24日 18:16:52

   俞亮鑫

   简平是作家,但他更是一名记者。这本新闻作品集《追踪迷失的卫星》就汇集了他近30年新闻生涯留下的精彩篇章。

   好记者有两类。一类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坚守在自己熟悉的领域里深耕细作,持之以恒,成为这一领域内出色的行家。还有一类记者是不甘寂寞,心怀梦想,到更遥远的世界去跋山涉水,开天辟地。简平是两者兼而有之,尤以后者更为突出。他既能写出非常专业的影视报道,也能仰望星空,倾听大海,任凭文学思绪随意飞扬,以强烈的新闻理想和浓郁的人文情怀,去捕捉社会万象中有意义的人和事,用他作家特有的文学笔触记录下来。他会在茫茫宇宙中,苦苦追踪那一颗“迷失的卫星”,再难的选题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

   这本新闻集从简平上万篇报道中精选28篇中篇报道,其视角之丰富、题材之广泛、观察之细致、思考之深入,既体现了他的记者功力,也表达了他的作家素养,更传递了他的新闻追求:“具有批判的眼光、不满的精神和追求美好的愿望。”

   报刊和电台电视,都是有报道分工的,但翻开《追踪迷失的卫星》一书,能感到视野的广博,看不到一点简平受到报道范围的局限,他海阔天空,任意驰骋。简平涉猎广泛,视野开阔。这些作品,体现了他的积极求变,主动出击,广采博取,不拘一格。而身为作家的使命感和作为记者的敏锐性,更让他善于观察,精于思考,使作品既有广度,又有深度。

   他关注现实的社会问题,笔下就有了《国门:拒绝恶虫毒草进出》《“高烧”:向城市环境拉响警报》等力作,为形势严峻的现实问题大声疾呼。他也为社会进步深感欣喜,《这里只相信阳光》就记录了浙江宁海农村将权力关进笼子,建设新的基层政治文明生态的积极尝试。这一制度创新被写入了乡村振兴战略的中央“一号文件”。

   简平有强烈的平民情怀,关注不同群体,他的足迹走向了公交线路、监狱深处、边疆村寨、大学校园,笔端流淌出浓浓的关爱。他为身患绝症、生命垂危的年轻人,写下《死亡日记:与生命的对话》。他善于与文化名人深交,有一系列的名人专访,本书仅选择了写翻译家王智量等人的两篇。他还把目光投向海外,写下《卢浮宫的地下密室》《在布拉格重读》《一本最豪华书籍的悲喜历程》等,文中既有故事传奇,又有隽永意蕴;尤其是反法西斯斗士伏契克的“报告”令人震撼,闪烁着英雄主义和人性的光芒。

   本书还为读者翻开了厚重的历史书页,《追寻“南京的辛德勒”》《穿越蘑菇云的时刻》等读来惊心动魄,都是我们这个民族不该忘却的记忆。

   纵观简平的新闻作品,既有新闻性,又有文学性。他写人叙事,有情有景,文风活泼,语言生动,极有画面感。这些新闻作品注入了文学性,跨越了时光的阻碍,更有咀嚼感了。有些新闻作品虽已有20余年,但至今读来依然清新可亲。那些场面历历在目,那些人物鲜活可近。这无疑是记者兼作家的优势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