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腾讯专访建筑设计大师程泰宁:搞科研既要有野心 也要有平常心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14:24:57

1建筑学不仅是艺术和科学的交叉,而是一门与多个学科交叉的综合学科;它没有明确的边界,和很多学科“晕染”在一起;

2建筑设计没有“成法”、没有“范式”和标准答案,这是它和其它很多学科不一样的地方。建筑设计不好“驾驭”,但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3一个建筑之所以能成为经典,要反映其所处时代的历史特征和文化风貌,要能够代表当时最高或较高水准的建筑艺术和技术成就,具有不可复制性,因而也无法超越;

4程院士设计的加纳国家剧院被印刷到加纳国家货币(赛迪)最大面值2万赛迪的背面,说明这个建筑形象已经走入到加纳人民的心中了;

52009年,程院士设计的黄龙饭店获得了建国60周年建筑创作大奖;2017年,入选为第二批中国20世纪建筑遗产名录;

6程院士曾经在杨廷宝先生、梁思成先生和张镈先生等上一代建筑大师身边工作,有不少不为外人所知的小故事;

7青年科技工作者在自己的专业发展上一定要有“野心”,同时也要有一颗平常心。

腾讯专访建筑设计大师程泰宁:搞科研既要有野心 也要有平常心

腾讯科技 乔辉、陈敬、佟金恒

对于成为“科学探索奖”共同发起科学家一事,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大师程泰宁坦言自己最初有点意外。当获悉“科学探索奖”将聚焦于九大基础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领域后,程院士认领了“交通建筑”这个技术领域,并对“学科交叉”特别感兴趣。我们的专访,就是从这个疑问开始的。

腾讯专访建筑设计大师程泰宁:搞科研既要有野心 也要有平常心

程泰宁院士

采访人:建筑学给人的感觉是一门介于科学和文化艺术之间的交叉学科,是这样吗?

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人能准确回答的问题。在我看来,建筑学不仅是艺术和科学的交叉,而是一门与多个学科交叉的综合学科;它没有明确的边界,和很多学科“晕染”在一起。

举个例子。我们刚刚参加了一个新城启动项目的国际投标。参加投标的几乎都是国内外顶级的设计单位,最后我们以第一名中标。我觉得我们的方案之所以能中标,除了关注到单体建筑设计之外,可能更关注这个“起步区”对新城、特别是对整个城市发展、提升城市活力方面所起的作用。

我们提高了用地内的土地利用率和开发强度、植入了多种业态;考虑了如何在更大的范围内,将建筑与城市在空间形态、交通组织和其它区块产业功能上做好衔接;通过对滨海城市的特色打造,为城市发展注入活力,向人们提供舒适美好的环境。我想,这些较具前瞻性与整体性的思考,成就了这个方案的特点。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建筑学发展到今天,已不仅仅是科学跟艺术的结合,而是在创造一种新的生活和工作模式,也和创造一种社会经济模式密切相关。建筑学涉及到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甚至未来学等多个学科。强调多义性、开放性和不确定性(动态发展),是建筑学科的基本特征。关注这点会开阔建筑师的格局和视野,让建筑师把设计做得更好。换言之,随着时代的发展,建筑师的前瞻性思维和相应的知识储备变得愈发重要。

采访人:我们知道,好的建筑首先要符合力学科学原理,要满足实用功能,还要契合美学原理。科学性、实用性和美学三者是什么关系?

我觉得这三者之间不是一个单向的逻辑关系,无法对其进行主次排序、也不可能加权量化,更不存在谁决定谁的问题。如果一定要说三者之间的关系,我只能说是“互为表里”吧。在我看来,对于人们通常所说的建筑“三要素”(适用、坚固、美观)也好,“四原则”(实用、经济、绿色、美观)也罢,作为常识性的理解是没问题的,但建筑师据此机械地做设计是不太可能做好的。更何况,建筑创作远不是“三要素”、“四原则”所能概括的。上面已经讲到,在具体项目的创作过程中,建筑师所面对的问题要复杂得多,我更愿意将这些复杂因素之间的关系,看成是由一个个相对独立节点构成的多维立体网络。建筑设计就是思想在这个网络中游走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一个恰到好处的切入点,激活整个网络,使得各个问题都能得到相对合理的解决。建筑设计没有“成法”、没有“范式”和标准答案,这是它和其它很多学科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应用前沿的混沌理论、模糊美学的模式去解读建筑能更符合实际。所以说,建筑设计不好“驾驭”,但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采访人:您觉得,中国的建筑哲学和西方建筑哲学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只有中国哲学强调天人合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