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戒不掉的泰勒宁:一片仅6元,戒断要2年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11日 12:24:43

9月1日起,泰勒宁将重新被列为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这意味着其之后只能在医院经医生开出特定处方后才能使用。他们能戒除药瘾吗?

记者 | 陈鑫 实习记者 李萱

编辑 | 刘海川

即便药量增加到250片,泰勒宁也无法带给李宁东快感——长期滥用,他的欲望愈发难以满足。

连续咽下共计五、六十片泰勒宁后,李宁东开始呕吐,身体的机械感再次袭来,没等吐完,他又拆开一盒泰勒宁送入口中。

服用泰勒宁三年以来,李宁东从120斤瘦到了80斤,如今,这个身高182cm的大学四年级学生微微佝偻着背,骨架清晰可见。

2019年7月,他因泰勒宁成瘾被家人送到680公里之外的北京,准备开始第二次住院戒断治疗。不过,李宁东并不是这家戒毒医院唯一的“回头客”。

这种笔盖头大小的白色药片不可逆转地侵蚀着一具具年轻的躯体。每一次,他们都下定决心不再复吸,但回到东北,当药物唾手可得时,在吃与不吃皆为痛苦的选择中,他们一次次盲从着药瘾。

2019年9月1日起,泰勒宁将重新被列为第二类精神药品管理。这意味着其之后只能在医院经医生开出特定处方后才能使用。他们能戒除药瘾吗?

他们吃药成瘾

21岁的黄思奇是北京高新戒毒医院泰勒宁成瘾住院时间最长的病人——近50天了,他仍未出院。

黄思奇第一次吃泰勒宁是18岁。出于好奇,他接下朋友递给他的两片白色药片。初次尝试,他感到愉悦,“心里变舒畅了,烦心事堵得慌的感觉消失了”。

泰勒宁,化学名为氨酚羟考酮,是一种复方制剂,其组分为5mg羟考酮和325mg对乙酰氨基酚。说明书显示,它适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中、重度急、慢性疼痛。

这种笔盖头大小的白色药片其中一面刻有“512”标记,因此在嗑药者中得名“512”或者“大片”。在黄思奇的微信朋友圈中,“512 ,困了累了来两粒”的宣传语时常可见。

《癌症疼痛诊疗上海专家共识(2017年版)》中指出,临床上1片泰勒宁含5mg盐酸羟考酮,相当于10.75-13.25mg吗啡,约等于6-9mg羟考酮。而泰勒宁不管是止痛效果还是戒断反应,均强于吗啡。

在中国,单方制剂盐酸羟考酮是半合成的纯阿片类受体激动药,作为麻醉类药品受到管制,但添加了对乙酰氨基酚的复方制剂仅作为普通处方药管理,一般药店就可以买到。

发表于2018年12月的论文《美国阿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引发相关药品监管的思考》指出,阿片类药物主要治疗急性疼痛和癌痛,反复使用可引起机体依赖和心理依赖。

黄思奇是把它作为兴奋剂长期滥用的。“开完车,汽车冒烟,头上都是烟,也顾不上危险,先拍照发朋友圈”。为了保持这种“上劲”感,黄思奇每隔几小时就吃一片,逐渐增量至10片/天。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协会副会长张锐敏告诉界面新闻,阿片类药物除了镇痛和产生欣快感外,还会令人忘记烦恼、缓解压力、逃避现实,近年来受到许多药物滥用者的“青睐”。

李宁东同样从泰勒宁中寻找刺激感。“别人给我一巴掌我都不会往心里去,老虎变哈士奇,吃完了之后伤心难过的感觉特别少。”

在沈阳一所高校读大四的李宁东是多重药物滥用者。15岁起,他先后从小儿联邦止咳水,换到曲马多,偶尔换换口味时会用国外流行的“神仙水”兑碳酸饮料喝。家中无人时,李宁东则更大胆地吸冰毒和海洛因。

所有他接触过的药物中,泰勒宁以“容易购买、携带方便”成为李宁东最常吃的一种。他将泰勒宁当做一日三餐,一次吃十板以上,最高日用量250片。

说明书显示,泰勒宁常规剂量为每6小时服用1片,即每天不超过4片。但“泰勒宁太好买了,不是一般的好买,即使被警察抓到都没关系。”李宁东说。

长期混迹于夜场和药贩之中,李宁东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购药网络。泰勒宁市场价为60元/盒(10片),李宁东总是以较低的价格拿到药物。

泰勒宁1998年进入中国,上市之初曾划为列管药物,但在2004年以后被调整为普通处方药。药品监管方对这一调整的解释为“为满足广大疼痛患者对镇痛治疗的医疗需求”。

“普方”让泰勒宁逐渐成为药物成瘾者的“新宠”。北京高新戒毒医院对该院207例泰勒宁药物成瘾者的调查发现,非医源性患者占比95%,且所有患者的泰勒宁购买途径均为药店。

29岁的成瘾者高磊说,泰勒宁只有固定的几个药店才有,“你得认识人,要不人家不敢卖给你。”

你是否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