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女逃犯劳荣枝:死刑对她不是最重的处罚,也许倒是种解脱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14:02:19

津云新闻讯 2019年11月28日上午11时许,背负7条人命的嫌犯劳荣枝在厦门东百蔡塘广场被警方带走,距离她的同伙法子英被执行枪决已过去20年。

女逃犯劳荣枝家属:死刑对她不是最重的处罚,也许倒是种解脱

嫌犯劳荣枝

23年来,劳荣枝隐姓埋名在多个城市里逃窜,在酒吧、KTV等场所打短工、零工为生。2016年12月,身着抹胸短裙的劳荣枝,还曾登上厦门一家音乐酒吧的圣诞节宣传海报。

法子英曾说:她“特别佩服我这样敢打打杀杀的人”。因为“佩服”,劳荣枝放弃了稳定的教师工作,离开生长了20年的家乡。自1996年起,劳荣枝曾跟随法子英先后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犯下命案。

12月3日,津云新闻记者走访了劳荣枝成长的地方——江西省九江市,劳荣枝人生中最平静的20年,是在这里度过的。

人生的急“转弯”

江西省九江市浔阳区滨江东路,中石化九江油库对面,有一片老旧的低矮平房,这里曾是老油库的职工住宅区。当年,劳荣枝的父亲是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母亲是一名家属工,家中共育有五名子女,劳荣枝是最小的孩子。劳荣枝在这里出生、长大、上学,自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毕业后,又回到这片居民区附近的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教书。

李想(化名)是劳荣枝父亲的老同事,也是这一家七口的邻居,共事多年,在他看来,劳父“人很温和”,“他在单位负责安保工作,很老实,不爱说话,人很温和。他从来不说家里的事,但是我们都知道他有五个孩子,生活压力还是很大的。”李想看着劳家的五个孩子长大,对他们的印象都很好,“三个女儿都很像妈妈,尤其是劳荣枝的两个姐姐,我都分辨不出来谁是谁。劳荣枝很乖巧,放了学就在家写作业,出来玩也是跟家属院的小孩子一起玩,感觉没让父母操过心。”

“她的两个姐姐,工作好,嫁的也不错,劳荣枝学习最好,如果没发生那个事,现在应该比姐姐们过得更好。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当年劳荣枝条件多好啊,学校老师,一个月二百多的工资,长得也秀气,怎么后来就变了呢?我觉得她就是被那个姓法的带坏了。”李想说。

在住宅旁的油站社区内,津云新闻记者见到了曾和劳荣枝是同事的刘冰(化名),当年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解散后,刘冰被分配到社区办公室工作,现在已是一名主任,“她比我小几岁,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很温柔,挺招人喜欢的,但是从来没看她交过男朋友。”刘冰说,当时听到劳荣枝出事的消息,同事们都感到难以置信。

12月4日,津云新闻记者找到了劳荣枝当年就职小学的校长家,遗憾的是,这名老校长已经过世,不过他的爱人曾是该子弟学校的一名初中老师,“我教过劳荣枝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都是很老实的孩子,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校长的爱人回忆。

二十多年过去了,很多曾在这里长大、读书的石油子弟都搬离了这片老居民区,当年的石油职工也渐渐老去,跟随孩子离开了这里。但是劳荣枝的母亲,把单位按照工龄分配的房子给了儿子后,租了一间两室的小平房,仍然住在这里。“老太太就自己一个人生活,每天搬个板凳在门口晒太阳,偶尔捡捡垃圾和废品,不跟别人聊天,我们也不好问的。”劳荣枝母亲的邻居告诉记者,“一到节假日或者重大的日子,就有警察来老太太家驻守。这么多年警察都没有忘了劳荣枝,当妈的更是忘不了,还住在这里,可能就是怕小女儿回来找不到人吧。”

劳荣枝哥哥:如果说她动手我现在都不相信

12月4日晚,津云新闻记者见到了劳荣枝的哥哥劳华(化名),劳华是劳家的“主心骨”,当年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劳华做决定。“小妹(劳荣枝)学习好,当时她自己想读高中和大学,但是我家很穷的,子女多,父亲是普通职工,母亲是家属工,在长江边开荒种地,我记得我们家人当时头发里有虱子,都是用石油洗头。所以我劝她,读个中专,专业好,出来包分配、当老师,也算国家干部了,既能帮家里分担,又对女孩子好。”劳华说,当时劳荣枝听进去了自己的劝告,妹妹中专毕业后,自己帮她联系了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小学的工作,觉得肩上的重担放下了,“当时她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工作了,劳荣枝找到工作后,我觉得我家的日子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