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成人用品店主叙述:做这一行,什么人都能遇到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2:01:12

2011年11月11日中午11点11分,我的成人用品店开张,开在北京朝阳区,五环外的两个学校之间。选择这个时间不是因为什么“光棍节”“购物节”,是几个数字“幺”的读音与“要”相近,我想要开店挣钱,想要未来日子好过一点。现在回想,当时还挺天真的,但将近十年的时间,我成了行业里的“老人”,这份工作也成为我奔波的职业生涯中最稳定的一个。

我1974年出生,1999年初到北京,在北京呆了20年,目前是单身。2011年这个店开业之前,我在北京做过不下十种工作,餐厅做服务员、摆地摊、市场里卖衣服、开饭馆、卖化妆品、做配货员、卖小家电、发传单、当保姆,每个工作都没有超过一年。

成人用品店店主口述:做这一行,什么人都能遇到

2009年到2011年初,我在非洲工作,是找人办了签证去的,在餐馆做过服务员,在建筑公司做过饭,在超市仓库做过库管员,一个月最低6000。那两年里,除了还办签证的钱、给国内儿子女儿寄钱,我也攒了十几万。后来实在待烦了,非洲气候太差,吃的也都是鸡肉、土豆和冷库食品,没有味道,再加上总是有抢劫的,个人安全也是问题,我便带着攒的钱回国了。

回国后我大概有半年时间没工作,一是没找到合适的,二是有点想散散心,去香港、新加坡玩了一圈。后来觉得玩够了,要工作,跟着朋友去了国贸的一个展销会,接触到成人用品加盟店。当时心想这个生意属于“冷门”,不会像卖衣服那样遇到换季压货问题,保质期久,而且这让我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一个报道,主题大概是“谁来关注农民工的性生活?”记者问农民工上一次性生活是什么时候,农民工说记不得了。我就觉得这是有市场的、人人都需要的商品,就把我攒的钱都用来开店。

因为钱不够,我选了加盟标准店而不是旗舰店,旗舰店开在五环内,加盟费高,标准店的加盟费只收一万。确定加盟之后,我去到总部培训,培训三天,还要做试卷。主要内容是商品信息介绍、如何用电脑后台操作这些,当时电脑操作我都是现学的,以前我只会打字。去培训的时候发现,女性多一些,可能因为男的开店坐不住,没耐心。不过当时有一个北大的男教师,在魏公村那边开了家旗舰店,他是兼职,雇店员给他看店。后来听说生意不好,2014年左右他把店铺改成了24小时水果超市店。

培训之后要选择地址,总部那边有人帮忙测人流量,太热闹的地方不行,客人不好意思进来,也不能偏僻,附近最好有个麦当劳或肯德基。后来店铺确定开在两个学校之间,几百米外就有个麦当劳。之后就是租房子、装修房子、进货,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还借了两万。

我的这个店有三十多平米,一小半是我的住房,中间隔着移动门和帘子,随时就能工作和休息。我记得开店第一天自己就被骗了,一个老太太进来,什么都嫌贵,买了10块钱的东西走了,过一会又回来要买,给了100块。等我发现是假币出去找她的时候,人都没影了。

开店需要宣传,那时候淘宝还不是主流,网购对实体店没什么冲击,白天有时候我去学校附近发传单和优惠价安全套。去发了几次,路人要么完全不看,要么拿了传单随手就丢了,我有点生气,心想这优惠比成本价都低,你不要我还不发了,之后就没去发过。

其实店铺还没开一年我就想不干了,客人来得不多,每个月挣七、八千,好了有一万多,除了房租和成本费,剩不下来钱,但是我付不起违约金,也没有别的工作想做,只能继续等着。开店前三年基本都没存下钱,到第五年才开始好转,因为开久了,有老客户时不时来找我买东西,有人相信我,也认可产品,生意才有了起色。

成人用品店店主口述:做这一行,什么人都能遇到

《伦敦生活》剧照

我刚入行的时候,成人用品的包装还很隐晦,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我记不住商品信息,有客人问产品是什么,我就在电脑上输入包装上的编号,按上面的说明给客人介绍。后来商品包装越来越不避讳,恨不得外面一看就知道怎么用,中英文功能都写得清清楚楚。

做我们这一行,什么人都能遇到。有八、九十岁的老头,拄着拐杖,颤悠悠进来买东西,也有满脸青涩,谎称自己已经成年的小伙子进来四处看,什么也不买。有退休的老教授夫妻,手牵手进来,一起研究新东西,边挑边说现在时代好了,以前想买都没地方去,也有快递员、服务员进来,选自己能负担得起的。反正不论什么价位,店里都有,想买都能买到。还有外国人,进店来一顿砍价,小气得很。也遇到过流浪汉,趁我不在店里,进门偷拿了东西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