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南京猝死外卖小哥:曾为一份龙虾赔了190多元,热爱在手机上K歌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20日 02:00:39

现代快报讯(记者 孙玉春/文 吉星/摄)在南京闹市区朝天宫附近的一处老房子里,来自安徽马鞍山的外卖哥吴德宏走完了48年的生命历程。12月3日傍晚,他突然倒在了出租屋内,屋外是正在充电的外卖电动车……

12月9日,现代快报记者赶到马鞍山当涂县团林村吴德宏的老家,了解到,他由于身负债务,已在外漂泊了十多年。

去世时,电饭煲里还热着饭和咸肉

9日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赶到了团林村,吴德宏的父母以及大姐、弟弟、儿子等都在家。据他们介绍,3日晚上八九点,他们才接到警方通知,得知吴德宏在出租屋猝死,让他们赶紧过去。

“去时,现场保留着。他人躺在一楼客厅,头对着电饭煲。”弟弟吴德明说,电饭煲里热着饭,还有一碗咸肉,因为猪肉最近比较贵,吴德宏舍不得买,咸肉是大姐特地带给他的。桌上还有两盘剩菜:煮青菜和大蒜炒蛋。

南京猝死外卖哥:曾为一份龙虾赔了190多元,爱在手机上K歌

△家里的剩菜

吴德宏的身上还穿着外卖工作服。吴德明说,一般哥哥不会那么早回家,有时候八九点钟了,他跟哥哥联系,发现哥哥还在外面跑着,等跑完了最后一两单,才会回到出租屋。

6日中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吴德宏的出租屋,这里是即将拆迁的老巷子,他住的是一处两层的自建房,外面是一间已经塌了一大半的房子,残存的房梁摇摇欲坠。吴德明说,哥哥跑外卖三四年了,住的地方是跟一对夫妇合租,哥哥一个房间月租1200元。夏天太热时,听说哥哥只能睡在一楼地上。

曾为了赶时间爬27层楼,内衣都汗湿了

家人说,吴德宏1971年出生,个子有1.78米,平时身体很好,不光是没有说过不舒服,甚至没吃过药打过针。吴德宏的手机里有一些生活照,他衣着干净,喜欢戴墨镜,人长得也很清爽。

吴德明判断,出事那天,哥哥可能是打算吃点饭继续送外卖,但电动车没电了。“否则他应该早换掉工作服了。”

平时工作的苦,他们偶尔也听吴德宏说过。他们家兄弟姊妹三个,大姐吴德英说,弟弟曾说过,送外卖要赶时间,整天心慌慌的,有一次,他到一家大厦送外面,恰好电梯上去了,结果他爬了27层的楼,“当时听他说,自己内裤都湿掉了。”

南京猝死外卖哥:曾为一份龙虾赔了190多元,爱在手机上K歌

△手机的外卖软件里还有100多元没有结算的送餐费

吴德宏的电动车被偷过两辆,最后这一辆是今年2月份买的。吴德宏平时不喝酒,他去世时,身上只找出来两个一元硬币,一包红南京香烟。他一张银行卡里只有400多元,另外两张卡上只有几元钱,手机里还有100多元没有结算的送餐费。

离异又身负债务,他不得不打拼

吴德宏儿子今年22岁,跟他爸爸一样高大帅气。

吴德宏10多年前就夫妻离异了,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儿子也不太爱说话。记者只是听他说,父亲在去世前两天跟他最后一次通过话,但是也就是寒暄几句,问他状况怎么样,他没听父亲说起身体不舒服。

据了解,吴德宏早年跟朋友合伙开饭店,结果亏本倒闭了,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他一个人扛起了债务,在南京一呆就是10多年。

南京猝死外卖哥:曾为一份龙虾赔了190多元,爱在手机上K歌

△吴德宏老家的房子

吴德宏家的房子是10多年前建的,弟弟说,这么多年加起来,吴德宏在家呆的时间不超过半年。母亲今年72岁,父亲脑梗。去年,母亲还在外面扫马路,有时候还跟人去做做绿化。不为别的,就是想帮大儿子分担点——这么多年,孙子基本都是他们带大的。

和吴德宏一样,吴德明也是比较沉静的一个人。他说,哥哥以前其实不是太能吃苦的人,算是一个体面人。但是由于身负债务,他不得不打拼,挣的钱,首先要拿来还债,还要给家里的孩子用。

其实,送外卖也挣不了多少钱。因为要一单单地跑,在吴德宏的手机里,有很多罚款的记录,有些是因为迟到被扣钱,还有因为闯红灯被罚,最近的一次就在12月3日事发当天上午,罚款20元。

吴德明说,哥哥一般不闯红灯,闯红灯是实在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