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互联网30岁+女生:扛着KPI去相亲,在内卷中心寻找爱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5日 04:43:00

  32岁的张虹有着亮眼的职场履历,先后在VC、知名在线教育公司工作。打拼多年,她开始惊觉,身边条件不错的同龄男性都结婚了。张虹一度想让自己稳定下来,但在相亲的路上,却频频受挫。

  一开始,她还会仔细装扮,挑选餐厅约男士吃饭,吃完再看一场电影。可她很快发现,“相比起工作来说,相亲没法带给我任何成就感,反而很浪费时间”。

  互联网是优质单身青年的大本营,但进入30岁以后,优质单身女性看起来困守的比例却更高。这个感受在一份大厂相亲文档中得到印证,两三千人的登记者中,30岁以上的男女比例为36:64,女性占了绝大多数。

  互联网公司给张虹们打上了明显的标签,工作带来足够的经济实力,也能容纳她们的干练和强势,冷静和理性。实现经济独立之后,女性在亲密关系中更想要的是一份情绪价值。但如何在亲密关系和工作之间保持平衡,是一个永远无解的难题。

  年龄越过30岁,又给这个难题设置了复杂的附加条件。

  如果说互联网男性员工面临更多的是“35岁”职场危机,单身女性在这一重危机到来前,先面临30岁脱单危机,到底哪个优先级更高?

  而这道关于亲密关系的题目,或许比工作的挑战更难。

  

互联网30岁+女生:扛着KPI去相亲,在内卷中心寻找爱

  一个叫做30岁的闹钟

  父母盯女孩们的婚恋大事,像极了领导盯KPI,30岁就像是一条Deadline(最后期限)。

  31岁的大厂女生思思,终于受不了父母的唠叨,2021年决心要在半年之内解决这个“需求”。

  一开始思思的策略是注册相亲平台。缴纳1万2的会员费后,平台会在3个月内为她匹配六位单身男生,相当于见一个男生要两千元。然而她很快发现相亲平台上信息缺乏真实性,有红娘会建议高中男生把学历写成本科,“这就是个骗局”。

  

互联网30岁+女生:扛着KPI去相亲,在内卷中心寻找爱

  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完成这个KPI,她又换到北京本地的交友公众号,还下载了各种交友APP为脱单“赋能”。前后加了50个男生,并从中筛选出6位男士线下约会,可是这个努力,很快就在奇葩的相亲对象面前败下阵来。有人在见面时一杯咖啡都舍不得喝,就开始耍流氓。有的本地男性工资只有思思的1/4,可聊天中却透出莫名的优越感,“好像那工资不是六千,而是六万”,这让来自外地小城的她,感觉非常不舒服。

  她卸载了手机上的交友软件,相亲变成她的内心阴影,“太伤人了”。

  互联网的工作虽然是与万千用户、亿级流量打交道,但还原到背后的互联网打工人,需要为巨大齿轮的运转源源不断的奉献时间和精力,鲜有个人时间交友,不少人生活圈子闭塞。在这样的环境下,男性与女性在择偶境遇上又出现分化。

  在不少女性心目中,大厂是优质单身男性聚集地,收入高、工作忙、不修边幅的程序员在相亲市场十分受欢迎。已婚女士小文的丈夫刚跳槽到互联网大厂,她转身就变成单身闺蜜们的红娘,想尽办法帮她们引荐大厂男士。而大厂女性们的外在条件并不逊于男性,却很少有单身男性会主动提出,特别想找大厂女性。

  不久前,一份大厂相亲文档在互联网圈子里传的火热,有意相亲交友的,可以将自己的信息留在共享交友表单上,其中包括学历、收入、征偶标准,甚至微信联系方式。思思觉得填写表格的大都是互联网同行,不像交友APP那样人员混杂,良莠不齐,信息真实度相对较高,也留了信息。

  在这份文档的“泛30”主题里,女性留言的比例远高于男性。文档发起者大猴更直观地感受到,30岁以上的互联网单身女性,脱单更加急切。在他组建的几十个社群中,泛30岁相亲群的聊天内容更加直入主题,大家自我介绍的积极性更高。

  从文档所留信息来看,这些女性学历都在本科以上,不乏海归、211/985硕士,收入可以自给自足。择偶标准一栏,不少女孩大方表明,“不接受大男子主义”“不求高攀,希望旗鼓相当”“可以很忙,但要顾家””三观正,能玩到一起,灵魂契合”被提及最多,而非硬性物质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