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奢侈品上电商成了大势,但寺库早出局了丨小败局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22年01月14日 12:45:57

这一专栏聚焦于一些高成长的公司在运营过程中遭遇的挫折和所犯的错误,我们想探究的是,它们为什么失败?它们错在哪里?如何避免重蹈覆辙?我们希望这些深度案例对你有所助益。

奢侈品电商平台寺库传来的最新消息是破产

根据天眼查公开信息,北京寺库商贸有限公司在15日新增破产审查案件,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办。尽管寺库很快对外澄清破产传闻,称相关报道不属实,但没人会怀疑寺库正处在艰难时刻。

目前寺库涉及上百条法律诉讼,其中包含网络购物合同和供应商货款支付纠纷。受此影响,寺库旗下的北京、上海以及西安等公司共7笔股权被冻结,金额累计1.53亿元。

曾有寺库员工告诉界面新闻,其从20219月份开始就再没有收到过工资。而寺库公司飞书群内的人数也从2020年的900人上下减少到了2021年的535人。每个部门都被分配了裁员指标。该员工表示,自己所在的部门从13个人缩减到了7个人。

这是寺库深陷泥沼的缩影,当平台的用户数量在下降,雇员难逃被裁撤的命运。寺库最新财报数据显示,该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活跃用户数约为56.9万人,低于去年同期的65.9万人。营收方面,寺库在报告期内录得收入为人民币15.26亿元,低于2020年的23.12亿元,GMV61.08亿元下跌到50.29亿元。

与寺库的困境形成对照的是,疫情导致的海外消费回流,让中国奢侈品消费在过去两年里呈爆发式增长。不仅仅是线下,线上市场也欣欣向荣。根据贝恩咨询的报告,中国的奢侈品销售额的线上渗透率从2019年的13%左右增长到2020年的23%,古驰和菲拉格慕等奢侈品牌在这期间相继入驻天猫,路易威登和宝格丽则选择与京东合作。

但寺库在这轮洗牌中已经出局,尽管它也有过高光时刻。

2008年成立之初,寺库只是济南的一家小公司。金融危机让不少人愿意出售手中的奢侈品以换取现金流,而彼时国内也缺少定位二手奢侈品的电商。寺库就在这样的背景中成长起来。

赚取到第一桶金后,创始人李日学意识到,中国消费者对二手奢侈品的接受程度较低,该业务无法将寺库带上高速增长的轨道。他随后选择弱化二手奢侈品业务,将奢侈品新品销售业务扶正,寺库的定位转变为高端奢侈品销售平台

伴随发展重点的转移,寺库从济南搬到北京。北京有着更广阔的市场,路易威登和香奈儿在这里开出中国大陆第一家门店,中国最赚钱的奢侈百货北京SKP也坐落于此。2011年,寺库在王府井旁的金宝街开出首家线下体验店,随后几年里还把跨境体验店和商品鉴定中心开到了上海、成都、香港、米兰等城市。

在中国奢侈品电商市场,寺库是行业内的独角兽,也是最早吃螃蟹的人。从2011年到2015年,寺库接连获得IDG资本、Ventech China银泰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以及中国平安集团的投资,其中金额最大的D轮融资金额高达1亿美元。

2017922日,寺库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初始发行价13美元,市值约6.7亿美元,成为中国奢侈品电商第一股。那时候海外出行还没有因疫情而受到限制,李日学和他的团队在亲赴纽约,同时邀请大量媒体和嘉宾在中国举办的聚会上共同见证这一重要时刻。

但寺库的好运似乎也在此刻耗尽,增长的帷幕比预期中落下得更快。就在上市当日,寺库开盘即跌破发行价,截止收盘股价大跌23.08%。在随后的几年里,寺库的股价一直呈现波折状态,最近的市值滑落至3100万美元上下,距巅峰时期缩水超过90%,私有化退市似成定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