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二手奢侈品生意:资金压力大 90%的交易在线下完成

作者: 林龙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07日 06:57:33

一、 崛起中的二手奢侈品市场

中国人有多爱买奢侈品?

麦肯锡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人买走了全球三分之一的奢侈品。2018年,中国人在境内外的奢侈品消费额达到7700亿元,这一数字在2025年有望增至1.2万亿元,占全球奢侈品消费增幅的65%。

对于纳兰正秀而言,这些抽象的数据却有一种实打实的、沉甸甸的手感。

“大大的钻石拿在手上,就像石头一样。”

她曾经担任过银座国际珠宝尚品部负责人,每一场拍品征集从她手里要过价值两三亿的货品,她再从中选出三千万左右的精品来拍卖。在这个有钱人的游戏里,她知道了玩家们如何掂量翡翠的瑕疵、钻石的成色、一串项链如何拍到了上千万的价格,也看到了这个巨大增量市场的机会。

“奢侈品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大市场,这是毋庸置疑的。去年有近8000亿的新品消费,在成熟的市场中有将近20%的流通率,也就是说有1000多亿货会流转到二手市场上去。中国的渗透率正在迅速增长。” 纳兰正秀告诉投中网。

当从全世界的奢侈品汇集到中国,二手奢侈品的市场也在崛起,而这一市场的成熟,有赖于渗透率的进一步提高。

“二手奢侈品交易当中,我觉得用户最大的痛点并不是买家不买,是卖家卖的意识还没有觉醒,导致了供给端上有比较大的缺口。” 二手奢侈品电商“只二”CEO祝泰倪奇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到。

不少拥有奢侈品的人觉得没必要卖、不舍得卖、不敢卖。而他们,正在慢慢改变。

96年的安迪从小就活的“很有安全感”,他有一张可以几乎随便刷的信用卡,家人的宠爱让他能轻松得到喜欢的东西。

安迪是LV的“死忠粉”,他的衣柜里摆了十七八个LV,从鞋子、双肩、斜跨、手提、旅行袋、钱包...他都买了一个遍。他常常在ins上种草,一出新款就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去年为了买到LV的盒子款,安迪不惜加了一倍的价格。

尽管安迪努力“雨露均沾”,但不少奢侈品还是“落了灰”:“我那双LV的皮鞋,买回来就没怎么穿过,因为太硬了,现在都丢在家里。还有那款双肩包,一年也背不了五次。”不过安迪没有卖掉它们的打算,包可以送人,可以给被朋友们顺走,但不到走投无路绝不会卖。

经济下行的压力,也让安迪感觉“落差很大”。

“落魄的贵族”,安迪在零花钱大幅缩水后调笑到,如今妈妈会常常念叨他不该乱花钱,不该买不必要的东西。“买奢侈品就是虚荣心作祟,和你没必要说虚的”,安迪说自己就是“人傻钱多”,深夜躺在床上,安迪也会偶尔后悔一下自己消费冲动。现在,他开始为家里着想,买起了优衣库、nike和无印良品。

“信用卡被冻结的那一天,我会考虑卖掉他们”,安迪说到。

经济下行的压力和二手市场的繁荣息息相关。在经济繁荣年代下,日本的奢侈品市场一路攀升,各大品牌的最新款都会在日本市场上抢先售卖,而后日本经济下行,过剩消费之下大量奢侈品流通至二手市场。日本二手奢侈品公司SOU Inc去年已在东京上市,总收入超过227亿日元,利润为11.4亿日元。

尽管中日两国市场有诸多不同,不少人依然认为,中国大致将会走90年代日本二手奢侈品繁荣的老路,中国奢侈品消费将会从过剩的冲动消费,向注重性价比的消费过渡。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安迪们卖掉手里的奢侈品,也会有更多人选择买二手。

除了宏观因素,主流消费人群和消费观念正在迁移,年轻人更加在乎体验本身而非拥有,买卖二手的心理门槛正在降低。一旦中国二手奢侈品的渗透率逐渐提高,市场潜力将进一步爆发。

二、接力游戏

二手奢侈品的市场,像一个接力游戏。

“买新品的人,更在乎自己的感受,他们很介意别人有没有用过,他们喜欢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们基本上不太喜欢买二手,但是会频繁的卖。” 纳兰正秀说到。

接力棒的另一头是买家,“性价比”是买家们的核心词,他们大多想要买一个好包,但又不愿意花那么多钱,“如果我买了一个香奈儿的二手包,但我标识的是和新品一样的身份——我是香奈儿圈的,区别是只我花1/4的钱。”

国内接力棒的两端基本上是两个圈层的人,这个观察和美国市场的情况也相似。

波士顿集团和二手平台Vestaire Collective的调查显示,那些把自己的奢侈品卖出去的人当中,有70%自己并不购买二手奢侈品,他们倾向于买全新的。而买二手奢侈品的消费者中,71%是因为无法负担新品的费用。

接力棒的两端需要撮合。灰度的规则,让二手奢侈品的自由市场野生野长,诞生了一批新的逆袭故事。

当初从河北到北京打工,李相眼前摆着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店里打工,一个是去餐馆里打工,李相选择了前者。